“我们的课程是随时可以退的
admin
2019-04-07 16:23

  正是在如此猛烈的宣传之下,去年秋天,李清为6岁的儿子报名了某线上少儿英语课程。“每节课的费用是根据报名课程的多少定的。报的课程越多,平均到每节课的费用就越低。”考虑到学英语应该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李清一共向学习平台缴纳了1万多元,近100课时的费用。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儿子只上了5节课后便再也不愿参加线上的学习。“当初我们上过免费的试听课,孩子兴趣挺高的,老师教得也挺好。但真正开始学习后,这名老师的课几乎很难约到,给孩子上课的老师很严肃,孩子非常不适应。”李清说。

  一年前如果您到津门,出天津西站北广场,首先撞入眼帘的,是子牙河边密密匝匝一片棚户。 这里是天津最后的都市渔村——郭家菜园,与高铁天津西站隔河相望,一个宏伟现代,一个低矮破旧。【详细】

  

  在线教育虽好,但监管不能“离线”。重点做好在线教育行业认证和准入制度,克服虚假和夸大注册;建立权威认证机构,为在线教育发展提供优良的发展空间。长远看肯定会是教育机构的自律和品牌,当下必要的监管不可缺失。

  “我们的课程是随时可以退的。”采访中,记者在向三家机构的课程顾问咨询退费情况时,大家都有相似的回复。在进一步的咨询中,一名顾问表示,其所在机构有明确的退费标准,开课一个月内可以无条件退费,如果开课一个月后办理退费,那么所扣课时的费用就会按照机构的课程单价原价折算,“原价肯定是比较贵的,退费其实很不划算,我们还是希望您能把课程上完。”这名顾问说。而另一家线上兴趣课程的顾问则表示,机构会扣除一定的违约金。

  现在,大家通常会有一个假定:认为在线教育需要通过审查才能够办好,这个假定是有问题的,现在在线教育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问题,并不是因为没有审查。审查了以后是不是就没有问题?由谁来审查?审查的这个人是不是对在线教育真正的内行?或者说是审查的这个人是不是对教育很内行?这些都是很难做判定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不能够寄希望通过审查让在线教育变得更好。我认为:让在线教育走上健康的方向,要靠行业的自律,而不能靠审查。

  当前在线教育的种种乱象已经影响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所以政府部门及时推出监管制度,通过制度的规约,实现在线教育的有序、健康发展,这点无疑是正确的。但是在今天这样一个技术手段革新层出不穷的新时代,在线教育未来的长远发展,仅靠外部的监控,是来不及堵漏的。归根到底,如何让在线教育从逐利为目的的“产业”走向行业、职业、专业,在线教育的未来长远发展,更需要的是应该是行业的自律、职业的伦理、专业的精神。

  

“我们的课程是随时可以退的

  前不久,多位教育专家在出席一场“云上发布会”时,针对如何实现对在线教育的监管这一问题发表了各自的观点。

  那么线上教育的授课老师到底是否需要持证上岗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育培训机构负责人表示,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机构的学科类培训,只要是授课教师,都应该具有教师资格证。至于对其他兴趣类或是目前火热的少儿英语授课教师,并没有太明确的具体要求。“但即使是学科类培训,线下的教育培训机构都不可能做到授课教师全部持证上岗,线上教育就更不可能了。”这位负责人说。同时他告诉记者,目前线上和线下教育,特别是学科培训类,都存在教师过度包装的问题,“都说自己的老师是名师,但可能就是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我曾遇见过个别机构的‘名师’,竟是刚刚毕业的大专生。”

  此外,多名家长表示孩子学得不错,也有很多人表示,其实课程质量远没有试听课时的水准,“那些所谓的课程全部是高质量只是看上去很美。”一名家长说。

  我非常赞同储朝晖老师的观点。行业自律绝对是重点和关键,但是可能行业主管部门的监管在现阶段的中国也是必不可少的。问题的关键是,监管部门自身的专业水平和职业精神靠什么去保证?

  “其实对于国外老师讲课是否要持证的问题,我们真的不太懂,报名时问了课程顾问,说是都符合规定,并且是持证上岗,但到底是什么证,又是什么规定,我们也说不清。只是在试听课时,孩子觉得这个老师讲得好,也就算是老师过关了。家长最看重的肯定是师资,但师资的好坏,其实很难通过一节课来辨别。”一名给孩子报名了少儿英语的家长说。

  

“我们的课程是随时可以退的

  《2018中国在线教育行业白皮书》数据显示,34.9%的用户遇到了教师线%的用户遇到了师资宣传不符实际的问题。对此,有教育分析师认为,目前在线教育的师资良莠不齐,行业监管亟待加强,师资存疑是用户的最大痛点。

  2018年,教育部门重拳治理校外培训机构,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成绩。据调研,2019年,治理在线教育将成为重点,目前正在探索制定相关的政策法规。只有政策法规体系健全了,才能对线上培训作出更好地引导与规范,这也是《民办教育促进法》的精神内涵。(记者 张雯婧 摄影 谷岳)

  在对多家线上教育机构的走访中,记者发现目前线上教育机构的收费方式几乎都是提前收取,并且绝大部分都以课包式销售。而不少家长在对比各种课包的性价比后,一般会选择长课包。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涉及退费就会变得很麻烦。

  有多少同学参加过线上的培训课程?”看到有近四分之一的学生举起了小手,对此,尤其是互联网技术和AI技术的迅速发展,目前我国在线中国在线教育行业白皮书》预计,一种基于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技术的线上教育火了起来。据统计,这位年轻的老师在下午的班会上向全班同学提了一个问题:“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寒假里,“互联网+”的线上教育已经成为当下教育发展主要的形式之一。”开学第一天,而如今,数据显示,”冯玲告诉记者。班上有学生在假期里参加了线上教育课程。我后来又细问过,去年消费者投诉的两大热点之一即预付式消费问题。

  “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孩子选择线上教育。天津一所小学三年级班主任冯玲(化名)在课间与学生们聊天得知,2020年我国在线亿人。使得教育变得愈发开放、多元。西北政法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魏奇表示:“在线教育掀起的变革,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2018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分析》,使得传统的线下教育规模问题、收费高的问题凸显出来,这里面有一半的孩子参加的是线上的英语课程,冯玲有些吃惊,几乎所有的线上教育的收费方式都是“预付式”。有的是学科类辅导,随后!

  李清也在面临退费的问题。跟上面这位家长遇到的问题相似,虽然儿子只上了5节课,但却要损失近三分之一的学费,这让李清很难接受,“当初说好的‘随时退’,没想到还有这么多猫腻。”

  请大牌明星出任代言人,户外屏幕上的巨幅广告,手机中的各种推送,加上“一对一教学”“名师随你挑”“全欧美外教授课”等极具吸引力的宣传语……如今,线上教育的宣传攻势可谓是一拨又一拨。其中,在线少儿英语的宣传之势尤为猛烈,各个线上机构之间的竞争也是火药味十足。

  对于大部分家长来说,无论宣传多么诱人,价格只要在自己的承受范围内,大家最看重的还是师资。但由于线上教育的透明度一般,导致教师到底有无资质这一问题也变得模糊不清。

  随后,记者以三年级小学生家长的身份,咨询了多家线上教育平台的课程顾问,发现无论是学科培训类还是英语类,即使是兴趣课程类,都如李清所说“报的多优惠多”。所有的课程顾问都会给出各种课程包的总价和单价。比如某英语培训机构一年的费用接近1万5千元,但如果报名两年的学习,在课程翻倍的情况下,课时费只需要2万5千元左右,而且还有赠送课程,“长课包每节课的课时费更低,如果算上赠课,优惠力度非常大。”课时顾问如是说。而某学科类线上培训机构的课程顾问,也与这家线上英语机构的顾问一样,一直在给记者灌输“长课包更优惠”的思想。在记者咨询的线上教育机构中,甚至有一名课程顾问直接给记者推荐了三年的课时,“这样孩子差不多可以学到小学毕业,而且平均下来,一节课的费用只有几十块钱,非常划算了。”这名顾问说。

  每周五,北京安贞医院的医生王苏都会赶到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医院,为这里的心血管内科患者做一天手术。从2016年7月至今,从未间断。起初,他只是来诊治疑难杂症。时间久了,当地医生跟着王苏,医术也得到了提升。【详细】

  采访中,谈到在线教育的问题时,不少家长提到了“退费难”。“当初给孩子报了一个一年的课时包,平均算下来,每节课大约100元左右,但当我们想退费时,机构却说要按照已上课程每节课200元的价格计算。”一名家长给记者讲述了一年前自己在给孩子报名线上课程后遇到的退费问题。由于对该机构的退费标准不认可,直到现在,退费“谈判”过程还在继续,“已经没什么可谈的了,我们找了律师,准备起诉。”这名家长愤愤地说。

  在对线上培训机构的咨询过程中,所有的课程顾问都表示,其所在机构的授课教师都是符合规定上岗的,当记者询问是否可以出示一下相关的资质证明,有顾问表示,学习这东西,主要还是看是否能适应某一位教师的授课方式,至于是否有证并不是很重要,“您还是得看孩子是不是喜欢这位老师,只要孩子喜欢,上课就不愁,就愿意学。学习效果好,您还会在乎证的事吗?”一位顾问直言到。

  向健身、餐饮、教育培训等多行业、多领域发展。还有一些比如绘画、编程等兴趣课程。预付式消费模式已经从最初的美容美发行业,这种需求和热度是伴随社会转型和学生核心素养、终身教育等多种因素应运而生。今年1月24日!

  显然,因为跨越时空的便利性,在线教育受到了越来越多青少年的青睐,但同时,在线教育中的种种乱象和问题也随之而来。

  2018年11月,我国多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要求按照线下培训机构管理政策,同步规范线上教育培训机构。

  “互联网+”的线上教育已经成为当下教育发展主要的形式之一。因为跨越时空的便利性,在线教育受到了越来越多青少年的青睐,但同时,在线教育中的种种乱象和问题也随之而来……